NEWS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详情
生鲜传奇创始人王卫:我们将迎来真正的零售新时代
2022.12.23
41462

企业必须在各种不确定中,努力寻找一些确定性的东西,这是生存的需要,也是发展的需要。零售行业在新的时代可能面临哪些重要变革?

六届全国自有品牌大会暨2022蚂蚁生态云鼎大会上,蚂蚁商业联盟董事、生鲜传奇创始人王卫,围绕如何构建共同繁荣的生态体系作了主题演讲,通过讲述自己对零售业态变革的思考和应对之策,为行业变革指路。本篇特刊发演讲全文如下:

全文约9500字,阅读需30分钟。

朋友们,大家好,疫情给整个行业和社会带来了巨大变化,以至于我们的会议都产生了不同的形式。

今天这场大会,我们讲的是流通的革命,就是讲流通行业到底会发生什么。我专门上网搜了一下革命这个词。从本意来讲是要去改变天命,随着社会的进步,更多的认为是改变自身的命运,但今天这个词,就是要适应新的环境去做一些改变。

零售发展到今天,特别是这几年,新零售甚嚣尘上,但是又突然寂寞下去了。大家都以为这一轮零售变革应该基本告一段落了,但恰恰是疫情,整个零售又面临着一次新的机会或者新的触点。

今年是我创业十周年,在创业的第二年,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大卖场正在衰落,大概在七八年前的时候,我和大家说不要再开大卖场了,要去开小业态,很多同志还觉得不可理解。但我相信今天,所有人都认可大卖场正在衰落,小业态正在兴起。为什么在八九年前,我就决定在大卖场如日中天的时候不再去开大卖场了?因为我发现业态变革有三个触点。

1

零售业态变革的三个触点

首先欧美的主力业态是大卖场,亚洲国家的主力业态是便利店。而中国事实上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,没有自己的主力业态,核心原因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一直在改变,城市模型、居住模型都在改变。

后来我就发现有个很简单的道理,大卖场在欧美之所以盛行,是因为地广人稀;而便利店在亚洲国家之所以盛行,是人口密度相对较高,人们是围绕街道去展开生活的。但是中国20多年房地产的变化催生了全世界独有的居住形式,就是小区居住,所以当时我就认识到人口密度越大,这个店就可以开得越小、越专业。所以在七八年前,我在国内最早提出小业态这个概念,今天来看,我们身边的确充满了小业态,而大卖场正在衰落。

第二个触点是什么?就是人们消费能力发生重大改变,生鲜传奇包括我创办的乐城乐大嘴。我们当年都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所以我们一直认可消费升级。这么多年包括整个行业的变化,凡是围绕消费升级的业态就会成长很好,凡是不认为消费升级的业态就会下行。

第三个触点,我认为是科学技术发生的一些重大的进展,会促进业态的变化。比如说正是因为有POS机才有今天的超市,正是有亚马逊发明的线上购物网站,才有今天线上支付的这种支付方式,才使电商真正发展起来。经过这些年的变化,我们认为这个事情基本上算告一段落了。零售从变革期到现在进入稳定期,但是新的事情发生了,就是疫情。所有人对这件事情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。

我们都认为疫情是个很快结束的过程,但是现在来看,短时期的一个疫情,仅仅三四年的时间,就对整个社会,对整个业态发生了不可逆的影响。我们会发现消费者的购物行为发生变化,我们企业家甚至很多企业的心态发生了变化,人们的收入水平也发生了变化,甚至关系也发生了变化。还有一些技术,比如说我们今天在线上开会,这几年线上教学、线上会议,甚至今天我们之所以被付红码、黄码都是技术带来的变化。

疫情带来了重大的改变,以后我们的业态,生活方式都要有对应的变化。

2

小业态向微业态、线下向线上转变

疫情管控常态化带来了第一触点的变化,也就是人们生活方式真正发生的变化,一旦封控,我们哪里都去不了,我们就会发现小业态甚至也不行,即使像生鲜传奇,我们已经把店开到了小区门口,但在疫情之下,我们一直有10%到15%的店处于闭店状态,更不要说大卖场。这个时候一个现象级的问题,就是由小业态向微业态转变

小业态大概是在七八年前,我第一个说出的这么一个词。当时说这个词的时候,我们其实是对做这种小店的企业的一种鄙视,因为觉得它是小的。今天我们没有人再会鄙视小业态,而是把小业态当成一个行业的专属名词。小业态,我们原来已经以为是整个业态的最小分类了。今天看来这个业态还在进一步细化,所以我把它起了一个新词叫微业态

第二个,我们的零售正在由线下向线上转换。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,合肥有一个小区叫春融苑,这个小区是个偏大型的小区,现在我们知道它有3666户居民,只有两个小区出入口。我们几年前就在这个小区门口开了一家店,但这家店原来是一二两层的,我们发现生意并不好,每天大概这个店只能卖一万多块钱。后来我们认为是不是顾客不方便,所以把隔壁一个洗车房给收下来了,把整个店搬到一楼。但是我们发现即使搬到一楼,这个店的销售依然很一般,还是不到2万块钱,后来就把这个店关掉了。近期正好因为我们要开云店,所以我走进了这个小区仔细看了一下,当时我特别震惊。

选址人员跟我讲了一个现象级的问题,他说这个小区一楼的房子是最贵的。常规来讲小区住宅楼的一楼是最便宜的,但这个小区一楼的房子竟然是最贵的。我说为什么贵,他说一楼好多做生意的。我在观察这个小区的时候,很震惊地发现了,在一楼有很多便利店、菜店,甚至我还发现了一些专门做眼镜的店,大家都知道,配眼镜的店一般都在非常好的市口,但是他竟然在这开了一家眼镜店,就为这个小区服务。同时我还发现有中医馆,有教培机构。后来我的团队对这个小区简单做了个调研,才发现这个小区3666户居民,竟然有13家超市的便利店,有6家美发和美甲商店,还有6家养生保健的店,还包括三家做美术,钢琴培训的,甚至你想象不到这个小区还有很多流动摊贩,比如说这个车子,专门卖蔬菜的,卖鱼虾的。

再一个就是根据我们统计,这个小区竟然还有几家私房菜馆,还不在1楼,在 3 楼5楼,大概有三四家;进一步了解,这个小区还有些野团,快团团、美团、多多买菜大概还有11家。我们简单统计了一下,小区线上交易每天就5万多块钱。就不要说这还有13家便利店以及大大小小几十家各种小店。

今天我们去看这些店,觉得它破破烂烂的,似乎不成体系。但十年前小业态是什么样子,也是沿街一些夫妻店,但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百果园、来伊份,看到所有的这种面包店,小型的理发店都升级了。试想一下5到10年以后这样的小店会不会发生升级。我似乎听到他们跟我说,现在已经有些业态完全就是开在小区里面,而且已经有上百家连锁了。可谓是春江水暖鸭先知,小荷才露尖尖角。

为什么我们在门口开了一家生鲜店,生意不好呢?因为在小区内被截胡了,特别是疫情期间,我们发现一个现象级的问题,特别是一些大型小区,如果只是封闭小区,不是封控小区的话,竟然在小区内会形成一定的集市,就是有人去卖菜,有人去做一些其他的生意。这个生意的形式正在变化。

第二就是这张图,大家可以看到,这是我在路边无意中看到的,我说他已经干掉了所有的超市,其实就是这么一个面包车,后面挂上一个肉架,打开就卖。我咨询他,他大概是流动的,既做线上也做线下,就停在小区门口。他不需要进小区,特别有些小型的小区或者有一些中高端的小区,没办法这样摆摊。而且这看来是一个新的情况,我们以前讲老头老太太做的街边店,被市容赶得满地跑的这个现象也被升级了,可以看到这个小伙子身强力壮,开的这个车,市容都不见得能赶上他,这也是人民群众长期跟市容去做斗争,最后产生的一种新业态。客观讲,就看他这一车肉,我们几乎没有一个超市可以卖得比他多。

其实去年、前年这个拼团似乎非常厉害,多多也好,美团也好,但他们亏了很多钱,今天看,成果也是非常小的。但有时候真的是墙内开花,墙外香,大家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新的软件叫快团团。

有朋友跟我说,合肥现在大概有5000个左右的团长用快团团在做拼团,拼团的形式也变了。以前是由美团和拼多多去牵头的,这个应该是多多买菜他们开发的一个共用软件,也就是说大家利用这么一个App或者小程序可以在上面去卖货。这个货哪里来了?这个货是向大团长去要,大团长带小团长,这个效率非常高。所以我现在把这种团队叫野团,从刚刚这个春融苑就可以看到,一天最少有5万块钱的销售额。假设5000个团长成立的话,合肥每一天野团的销售已经超过 1000万,几乎超过所有超市销售总额。我们自己也尝试做,因为它的效率特别高。

我展示的两个页面就是我们门店去做的,一个门店一天之内可以卖几十份、上百份的蜜橘、螃蟹,甚至老母鸡,它就是这种大单品的引爆。再一块就是现在各个小区原来这种零星的取快件的地方,正在逐渐发展成门面房,规模也让人越来越惊讶,原来可能就是夫妻店放了一排货架,今天去看甚至100平方,200平方,300平方。我在合肥看到最大的一个提货点有500多平方,它的规模已不小于我们的超市,摆着密密麻麻的快件。我相信就这么一家店,如果真正算销售额,一家大卖场都未必比他强,真的是山头林立,各自称王。

今天我们在合肥打商战,打了10年,生鲜传奇打了7年。客观来讲,我们现在身边已经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了,但是我们单店的销售递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高,甚至到今天为止销售的总额还没有发生巨大的变化。所以我一直在找这个生意哪里去了?后来我发现其实我们不知不觉被这种微商业,被这种快递行业,甚至被这种野团逐步给分割掉了。当我看到那么多小店的时候,我非常震惊,所以我提出来说我们要重新思考商业的模型,重新思考商业的机会。所以我们的小业态很可能要改成微业态了。

因为疫情,我们越来越长的时间不能离开城市,甚至不能离开小区,但现在有个现象级的问题就是原来没人去的公园、小区内大片的草坪、中心广场竟然支起了大量的帐篷。人们旅游的半径越来越短了,网上现在露营的东西卖得越来越好。

以前有一段时间大家说未来要买房车,但我们现在注意到房车这股热好像正在迅速消亡,你有房车也开不远,但是帐篷变得更好,也有很多新的产品,比如跟后备箱打通的,里面是一整套东西;还出现了充气帐篷,充气的床,充气的沙发,人们可以很舒适地住一两天,这些都是什么变化?在我看来,在全世界这种现象都没有,几乎是中国非常独有的一个现象,毫无疑问跟我们的行动半径有关系。

小区里面有一种新的业态叫轰趴。它让人不用跑到外地去旅游,就在一些比较好的社区里面,年轻人可以聚会,甚至朋友可以在这聚餐,家人可以在这度假,很多生意也会转变,比如说烧烤类的,饮料类的,这种罐装啤酒、零食、外卖都会变得更好,所以第一个问题就是人们生活方式真的发生了重大的改变,业态也会带来巨大的改变。

3

从超前消费向存钱转变

疫情管控常态化带来的第二个触点变化,就是人们的收入水平,原来感觉还不强烈。这一次合肥封控以后,我真正感觉到这种寒气来了,即使现在解封也会发现原来热闹的餐饮广场也没有人了,shopping mall里面也没有人了,甚至昨天刚刚过去的双十一,以前小区门口堆满了快递,今天似乎也没有看到什么快递。很多消费者从超前消费向存钱转变了

最近我自己也有个特别大的体会,我家的地毯受潮了,我把它掀起来了,结果发现铺不回去了。我就找到这个地毯的售后公司,请他们来个人帮我铺一下。当天打电话说好第二天来,结果第二天合肥的瑶海区封控,当他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14天以后,早晨六点半的时候,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他说他的小区今天早上解封了,因为解封很突然,他说七点半到我家给我铺地毯,我还跟他说不着急,他说我今天还有几个活,赶快赶了过来。后来我见到了这个铺地毯的人,他跟我说他14天没有任何收入,有两个孩子,他现在非常焦虑,所以他跟我提出来说铺一个地毯要300块钱。我当时觉得他要价非常贵,但后来想想还是给他了,因为我知道其实非常不容易。这样的自由职业者原来其实是非常自由的,收入也是非常稳定的,但在疫情之下自己变得无能为力。

我们注意到这两年有一个现象级的问题,越来越多人讲折扣店,讲尾货店,特别是长沙有一个企业叫零食很忙,这个企业现在发展得非常好。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,按照零售的角度来讲是反智的。因为我们自己也做零食业态很多年,我们发现零食实际上是个升级的市场,消费者是个吃好的过程,所以提出来我们不做零食的自有品牌,我们要做零食的搬运工,把全世界最好吃的零食展现在顾客面前。我们乐大嘴一度也开了400多家店,在国内都能排进大概前十名,但这两年突然发现这种传统零食店销售在下降,而这种走低价路线,甚至低端策略的零食店在迅速发展起来,按道理讲低价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低端是不接受的,但是你会发现低端加上低价,既然成为一股新的潮流,毫无疑问,人们的收入水平实际是在下降的,所以我们也在重新审视这个问题,就是我们一直赌消费升级不可逆,但从现在来看,消费者整体的购买力确实是在下降。

4

技术升级带来的第三触点变化

第三个触点我觉得也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,就是技术升级。这几年电商非常好,这是不可逆的。包括现在有人幻想说,将来的实体商业会重新兴起,国家也要限制线上的商业,这本质上就是一个反智的行为。线上也是实体,线上卖的商品也是实体的,这个世界本身就不存在什么叫虚拟商业和实体商业,只要交付给消费者的都是实体生意,只有交付方式的不同,没有所谓线上线下,未来我认为也是一体的。这几年为什么线上越来越好?主要是小程序和App的普及化和易用化。

第二个就是送货方式,物流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,包括自动送货车、无人机技术的实用化,还有物流技术的现代化。我之前注意到我太太买衣服,我觉得很奇怪,她一次买很多衣服,然后就又拼命在退衣服,我说你这个烦不烦?我说你买衣服的话,到商店去买,你在网上买了半天又不合用,你把它退回去。我太太跟我说,又没什么问题。我买了这个退货险。我当时对这个事情不太理解。因为我以前不在网上买衣服的,我觉得衣服这个东西一定要到现场去试,直到有一天,我自己在网上买了一套衣服,结果买到衣服以后一穿,大了,我就准备退货。但是我第一次发现退货变得如此简单,以前退货我们要填地址,还要跟对方商量,现在几乎是免接触的,我只要点退货,然后让他上门取件,就会给我一个取件码,然后什么地址也不用填,甚至连衣服都不用封装,快递小哥立刻就过来了,拿着就走,等这个快递发出去以后,退款就到了我的账上。这个事情我其实很震惊,这比在实体店退货已经方便多了,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买衣服这件事情彻底变化了。

后来我再买衣服,就不再买一件了,比如一个衣服不知道大中小哪件合适,我一次买三件寄过来,其中一件穿的最合适,剩下两件只要退货就行了。现在很多商家已经应运而生,就是退货不要钱,不用支付邮费,这个是很可怕的。

再一个就是预约送货,包括现在云店、同城送菜,你都可以预约送货的时间,也就是说购买的时间可以去选择,送货时间也可以固定下来,这些在以前都是不可想象的,所以百货,我原来一直认为像服装类的东西,总是在现场体验会更好,但一个退货险就将彻底颠覆我们的商业,这就是技术的革命。

我很喜欢花花草草宠物,以前我买宠物的话,我一定去花鸟市场去买,因为这些东西是有唯一性的。但现在直播彻底改变了这件事情,花是一盆盆展示给你看的,鱼是一条条展示给你看的,甚至在买一些比较好的宠物的时候,还可以持续去关注这个宠物从出生一直到幼崽的生长过程,这个在实体商业也是无法提供的。这些是怎么办到的?其实都是技术的改变。

再一个就是送货技术,送货技术现在日新月异,我们原来觉得很遥远的,比如说这个送货车、无人机,现在正在迅速走入我们的生活,特别是疫情封控,很多酒店给每一个隔离房间送餐的已经不是大白,而是一辆辆机器人。这个速度正在迅速变化。如果一旦成熟,现在看上去跑不通的前置仓,看上去费用很大的送货到家就会发生根本改变。店的位置变得不重要了,装修也开始变得不重要。

还有就是物流技术超出想象的变化。这里给展示的图是个科幻的想象,就是京东做了胶囊隧道在地下跑。我之前还看到马斯克的胶囊火车,这件事情也很有启发。

我说胶囊火车如果改进一下,把它改进成胶囊的送货车,一个城市底下有么多下水管道能修,电信管道能修,煤气管道能修,其实地下充满了管网,如果能修这样的送货管网,把这个隧道抽真空,然后所有的货物在地下进行传送,一个城市货物的交付很可能就会缩短到两分钟到10分钟之间。其实这种胶囊传送的话,一个城市跑下来10分钟足够了,京东这个想法跟我想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,而且我认为这个世界并不遥远。

我听说马斯克的胶囊火车已经在试车了,中国的这种隧道式火车现在也开始试车了,每小时能行驶1000多公里,已经超过了飞机。如果说这还是科幻时代,实际上今天我们开的小区里面的云店,最快大概5分钟就能把菜送到消费者家里,我印象非常深刻。有个顾客留言说,我这边下单好像账都没有结,你们怎么把货已经送到家里来了?这个就已经不是科幻了,而是未来。可以设想一下,送货到家如果做得如此便利,如此便捷,这个世界又会怎么样?传统的零售又会怎么样?

5

真正的零售新时代

很多人看到疫情说我们要躺平了,我们不行了。我一直跟大家讲,疫情之下是商业大破大立的时机,将迎来真正的零售新时代。如果这个世界不变化,客观讲我们这些后来创业者,这些小企业跟超级企业比没有任何机会,但正是由于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才带来巨大的机会。所以我认为上帝再一次把色子掷给了我们,这是一次重新掷色子的机会,它会诞生新的消费交互方式。

人们生活方式、心理发生了变化,人们收入水平发生变化,技术还在进一步革新。最近我去买了一个这个VR眼镜,最新一代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在三四年之前买的VR眼镜,特别是用VR眼镜去看直播,再去看看它的电影院3D效果,会发现电影院面临巨大的挑战,而直播带来的这种体验感会进一步升级,所以会产生新的业态。最近我要求所有的高管、中高层干部都必须回家去试用,去体会这种变化。

这个时代正在来临。如果我们躺倒不干,就会出问题。我们应该怎么去改变?首先我认为在疫情之下要建立对冲业态,你只要开线下店,被闭店以及长期被封控,这件事情就是不可逆的。但有没有办法在疫情之下,我的生意变得更好。

实际上生鲜传奇今天在疫情之下,销售不仅没有下降,甚至是翻倍,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实现了线上,还实现了对政府的保供。从去年开始,我就在考虑在疫情之下要建立一种对冲业态。

什么叫对冲业态呢?其实就是把前置仓做升级,把前置仓放进到小区里面,除非这个小区出现疫情,否则店开到小区里面是不会被封的,另外微业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外面的房租越来越高,而且人们行动越来越在小区。

第二就是微距库房。为什么叫微距库房呢?我们把商品实际上存储在小区里面,就不怕你封控,也不怕道路被封,所以我叫它微距库房。

第三个叫实现线上化。我们最近正在做新的业态叫云店,就是租用一楼的民房,用一到两个员工只服务这个小区,每天一个小区做几十单上百单,就能让店很快盈利。现在来看,特别是这次疫情期间,我们这样的小店可以翻10倍的销售,丝毫不受疫情管控的影响,甚至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红利。

在疫情情况下,大家一定要开始考虑对传统供应链的升级,一定要建平行的采购供应链,要实现疫情之下的不断链,就必须建大量的平行工厂。

以前我们找供应商或者找平行工厂的目的是做备胎,实际上一旦出现疫情,因为它来的时候非常猛烈,就会发现备胎启动不了,或者我们跟备胎之间的磨合会很麻烦。而这个时间只有三五天,所以现在我们提出来不能做备胎,而要做双胞胎。

即使一个厂家也能完全满足。供货的话,我一定把它分为两个厂家,甚至这两个厂家不要在一个地区,平时按正常去供货,把一个量平均两分或者一个略多点,一个略少一点。这样一旦出现疫情封控,一个厂家不能供货了,另外一个厂家能够无缝去对接,包括我们的基地、供应链都是如此。

第三就是建设分仓系统和应急车队。现在很多城市除了小区封控,也会出现城市区块封控,甚至最严重的会出现整个城市封控。即使在一个城市里面,我的车辆也不能跨区,我的人员也不能跨区,即使去保供也是一个区分割去保供,像我们这样完全靠中央厨房的,就会出现很多问题,前期很多企业也在这个问题上面吃很大亏。比如说物流中心出现疫情,整个物流中心被封,批发市场被封掉,所以我们要求大家要建立中心仓,就在一个城市分成N个区块,每个区块里面都放一些小的仓库,存储一些重要的大单品,比方米面油。

另外大量开始利用社会上的车辆,我们车队出问题了,就用哪怕一辆三菱车,一辆快递车,一辆货拉拉的车辆来适应这种区域切割,现在就要开始准备,所以我们说要建立分仓系统和应急车队。

还有一个就是要建设保供商品的现代化作业。这一次合肥就是政府要求保供,突然接到这个保供订单以后,其实大部分企业是接不住的。我们因为在上海保供的过程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其实一下临时调起二万份商品,把它打包出来,特别是在你的人员被封控,社会人员也过不来的情况下,怎么能够供得上又供得好,特别是供得急。因为有时候保供这个通知就给你三个小时时间准备,它跟我们传统的这种计划性,甚至一个星期之前就在考虑订单完全不同,所以现代化的工厂非常重要,所以生鲜传奇这些年一直在投这种自动化工厂,现在一天能保供10万份。合肥市只要不出现整个城市封,一个区,我们一家企业就能保掉。

为什么呢?第一个就是我们采取了自动化的加工系统。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采取了流水线的装箱体系。还有建立了与之配套的人力资源调度。

疫情之下,很多事情都变化了。比如说这次合肥瑶海区封控,其实我们办公区被封控了,但当我们知道这个消息前,就把人撤出来了,而且早就把高管给分散了,人员也全部分散住宿和分散到店,就是防止一个地方万一被封控,所有人出不来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有很多其他企业的人其实没事干,能不能够共享用工。还有原来不是这个工种的干部,能不能紧急调去做保供,紧急做配送,甚至紧急到门店去帮着做销售。这个时候就需要公司有一套人力的统筹,有共享用工的机制,甚至有第三方合作的办法。疫情之下不是拼形象的时候,一旦到疫情,高管必须要居家办公,高管要少巡店,防止与社会面的接触,防止整个指挥系统崩盘,所以就要完善现代化的办公联络系统

疫情以后,我要求只要发生疫情,总经理以上干部包括我自己全部居家,我们不准出门。如果我们万一得了病,对于整个社会的观感是非常糟糕的,人家如果说生鲜传奇的董事长被封控起来了,你的店就没人敢去了。第二由于高管会经常巡店,他只要有一个店出问题,这巡的20个店都得关掉,所以我要求高管反而不要去巡店。

居家办公,因为现在我们整个管理系统已经非常先进了,居家和在办公室和到现场其实差不多,可以通过监控系统,通过视频会议,通过软件系统就很好的管控。整个疫情期间,我天天就坐在家里跟所有的人不停交流,不停进行管控,甚至比在现场效果还好。

今天的大会,其实是个合成的场景,把传统的办公方法、传统的开会方式变为了更现代化的方式。所有的演讲者都分属在各地,我还建议做虚拟主持人,建立这种元宇宙的概念,如果你认真去对待这样的视频会议,对待这样的软件系统,你会发现在疫情之下办公不仅不会受到影响,还会变得更有效率,所以我建议大家完善现代化的办公联络系统。

其实我们成立蚂蚁商联就是建一个共创共享的生态体系。我也建议在疫情之下,接下来我们要讨论异地保供这件事情,比如我们武汉的兄弟企业,你们的货断了,我在合肥给你去保供。实际上前期上海出问题的时候,我从合肥做了十几万份商品给上海做了保供,异地保供往往比本地保供效率更高。而蚂蚁商联就在做这样的事情,相互支援,更不要说我们有厂商联合采购,还有联合自有品牌。

最后,祝大家在疫情期间保持良好心情,依然坚持做共创共建共享共赢的蚂蚁生态。一定记住,我们在疫情之下,不要有疫情心态,而要觉得在疫情之下是巨大的商业机会和商业机遇。谢谢大家。


返回列表
申请加入